账号:  密码:
当前位置:首页 > 市场信息 > 原料动态 > 天然气 > 正文
最新公告:协会领导在京会见国际肥料工业协会代表
天然气价格“衔接”铺路体制改革 终端气价不会立刻调整
2018-05-28      作者:  来源:中国证券报·中证网
编者按:

    5月25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》(下称“通知”),从6月10日起,对“双轨运行”的居民用天然气和非居民用气价格实施“衔接”,居民用气“批发价”上浮分两步走,今年最多涨0.35元/立方米。天然气价格改革再下一城,被视为铺路之举,对下一步城市燃气经营体制等改革有重大意义。

  通知明确,建立反映供求变化的弹性价格机制。将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,价格水平与非居民用气基准门站价格水平相衔接。供需双方可以基准门站价格为基础,在上浮20%、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,实现与非居民用气价格机制衔接。并且,鉴于天然气增值税税率由11%降低至10%,统一按10%税率安排天然气基准门站价格。

    通知明确,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理顺后,终端销售价格由地方政府综合考虑居民承受能力、燃气企业经营状况和当地财政状况等因素,自主决策具体调整幅度、调整时间等。

 

    天然气价格“衔接”铺路体制改革

  近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》(下称“通知”),从6月10日起,对“双轨运行”的居民用天然气和非居民用气价格实施“衔接”,居民用气“批发价”上浮分两步走,今年最多涨0.35元/立方米。天然气价格改革再下一城,被视为铺路之举,对下一步城市燃气经营体制等改革有重大意义。

  据了解,近年来天然气价格改革分步推进,但主要侧重于非居民用气,居民用气价格改革相对滞后。

  “随着国内外市场形势变化和非居民用气价格改革深化,居民气价偏低的矛盾越来越突出。”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低于非居民,容易导致供需双方“钻空子”,实践中居民用气数量成为上游供气企业与下游燃气公司争论焦点,影响市场运行效率,也不利于政府监管。

  在此之下,国家发改委提出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、完善价格机制。根据通知,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,价格水平与非居民用气基准门站价格水平相衔接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为了降低对民众生活的影响,方案实施时门站价格暂不上浮,自2019年6月10日起允许上浮。此次推动价格衔接时,官方还将“暗补”变为更为精准的“明补”。通知明确,城乡低收入群体和北方地区农村“煤改气”家庭等给予适当补贴。

 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国际能源研究所执行所长白俊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理顺居民门站价格,解决了居民和非居民价格双轨制产生的诸多问题,对居民的影响也是有限和可控的。对上游企业而言,提高了生产供气积极性;对城市燃气企业来说,进气成本有序并轨加上合理疏导机制有利于最终解决交叉补贴问题;对居民用户来说,由于用气量不大,成本增加并不会很多,而对低收入群体而言,可以通过精准补贴消除价格变化影响。此外,天然气市场价格机制的形成有利于利用价格杠杆调节供需,提高天然气市场的效率,而且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对下一步改革城市燃气经营体制有帮助。
 

 居民天然气下月将建弹性价格机制 终端气价不会立刻调整
 

    5月25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“通知”),明确自6月10日起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、完善价格机制。
 

  本次调整是我国天然气市场化改革,依照“管住中间,放开两头”的又一重大进展。这也是继2010年以来,居民用气门站价格首次调整。
 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调整居民用气门站价格并不意味着终端销售价格会立刻调整。通知提出,方案实施时居民门站价格暂不上浮,实施一年后允许上浮。目前居民与非居民用气门站价差较大的,此次最大调整幅度原则上不超过每千立方米350元,剩余价差一年后适时理顺。
 

  推行季节性差价政策

  通知明确,建立反映供求变化的弹性价格机制。将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,价格水平与非居民用气基准门站价格水平相衔接。供需双方可以基准门站价格为基础,在上浮20%、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,实现与非居民用气价格机制衔接。并且,鉴于天然气增值税税率由11%降低至10%,统一按10%税率安排天然气基准门站价格。
 

  此外,通知提出,推行季节性差价政策,鼓励市场化交易。供需双方要充分利用弹性价格机制,在全国特别是北方地区形成灵敏反映供求变化的季节性差价体系,消费旺季可在基准门站价格基础上适当上浮,消费淡季适当下浮,利用价格杠杆促进削峰填谷,鼓励引导供气企业增加储气和淡旺季调节能力。
 

  天然气价格改革分步推进,近年来主要侧重于非居民用气,居民用气价格改革相对滞后,由中石油、中石化通过陆上管道供应的25个通气省份(西藏尚未通管道气)居民用气门站价格自2010年以来一直未作调整,价格没有理顺,价格水平低于非居民用气。
 

  发改委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时表示,目前居民用气平均门站价格为每立方米1.4元左右,不仅低于进口气供应成本,也低于国产气供应成本。
 

  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周大地表示,长期以来,我国对公用事业领域民用价格的调整都比较谨慎,但天然气进口依存度已经接近40%,进口增速比石油还要高,这越来越要求价格机制要向市场化方向逐步靠拢,居民用气价格也必须跟随市场浮动起来。
 

 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价格倒挂不能反映成本。同时,此前的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为上限价格管理,无法及时准确反映供需变化,影响资源配置效率。
 

  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还指出,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低于非居民,容易导致供需双方“钻空子”,实践中居民用气数量成为上游供气企业与下游燃气公司争论焦点,影响市场运行效率,也不利于政府监管。
 

  林伯强表示,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理顺后,意味着门站环节将不再区分居民和非居民用气,市场将更大限度发挥作用,价格更能反映供需情况,改革可谓是众望所归。
 

  精准补助城镇低收入群体
 

  通知明确,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理顺后,终端销售价格由地方政府综合考虑居民承受能力、燃气企业经营状况和当地财政状况等因素,自主决策具体调整幅度、调整时间等。
 

  价格调整对居民影响几何?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对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影响很小。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涉及的气量只占国内消费总量的15%左右,按终端销售价格最大提价幅度每立方米0.35元、2018年8月份全部疏导测算,影响2018年CPI上升0.02个百分点左右。考虑到地方销售价格调价幅度低于0.35元,对CPI的影响会更小。
 

  此外,对居民实际生活影响较小。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由于各省门站价格调整幅度不一,因此相应各地终端销售价格调整幅度也不一样。对城镇居民家庭,每户每月基本生活用气20立方米左右,按最大调价幅度每立方米0.35元测算,每月增支7元左右。
 

  太平洋证券化工团队报告也指出,考虑居民用气门站价格自2010年以来一直未作调整,而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.64万元,比2010年增长90.46%,本次调整对家庭生活水平几无影响。
 

  且值得注意的是,通知提出,对城乡低收入群体和北方地区农村“煤改气”家庭等给予适当补贴。补贴由地方政府承担主体责任,中央财政利用大气污染防治等现有资金渠道加大支持力度。
 

  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,对城镇低收入群体,通过采取发放补助、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等措施后,其基本生活不受影响。北方地区农村“煤改气”家庭,给予补贴后负担基本不增加。
 

  对此,林伯强表示,这是将此前人为压低居民用户天然气价格的“暗补”变为对贫困居民用户更为精准的“明补”。补贴更加透明,真正保障了低收入人群。

Andriod
IOS
微信